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原创·曾经往事 >> 201006241950 38.4° >> 正文

201006241950 38.4°

9年前 (2010-06-24)     作者:傲孤漠客     分类:原创·曾经往事     阅读次数:1101     评论(0)    

究竟是快乐拒绝了我,还是我拒绝了快乐?这个问题,早已无法考究。

过我知道,当爱情拒绝我的时候,病毒接受了我。

38.4°

坚持了一天,原本是打算坚持到那一刻以后再倒下……

上午的时候头就一直在疼,躺在床上,感觉身体好沉,什么都不想做,也没有力气做……

中午吃了一点东西,下午又坚持着去上C语言课……

一个人坐在教室的角落,可以横扫教室,知道她坐在那里。

傍晚她有一场演讲比赛。


究竟是快乐拒绝了我,还是我拒绝了快乐?这个问题,早已无法考究。

过我知道,当爱情拒绝我的时候,病毒接受了我。

38.4°

坚持了一天,原本是打算坚持到那一刻以后再倒下……

上午的时候头就一直在疼,躺在床上,感觉身体好沉,什么都不想做,也没有力气做……

中午吃了一点东西,下午又坚持着去上C语言课……

一个人坐在教室的角落,可以横扫教室,知道她坐在那里。

傍晚她有一场演讲比赛。

她梳着我最喜欢的长马尾……

在那个角落里,可以远远的看着她的背影,仅仅是背影就够了……

偶尔,看到她摆弄一下头发,偶尔……看到她和别人有说有笑……

我知道,她的心情很好。

原本是打算一直看着她,可是,脑袋好重……

醒的时候,总是在看她,那一刻,似乎教室的其他所有人都可以被忽略,尽管能看到的,仅仅有那个圆圆的小脑袋,长长的马尾……足矣。

可是,后来,真的是坚持不下去了……我忍着头晕,先离开了教室。

临走的时候,给她发了一条祝福的短信。

那条短信,从上课开始的时候就写好了。

按下发送的时候,手心里,早已被汗打湿……


为什么我总是把这世界想得那么美好?

我以为,她会回复我,哪怕仅仅有个“谢谢”也好。

我下了飞信,只为了可以收到一条能保留在手机里的短信。


可是,没有。

什么都没有。


原本,是打算去看她演讲的,如果她回复,就算顶着头晕,我也想看……

可是,没有。

躺在床上,昏昏沉沉的,每次醒来,都要翻一翻手机。

什么都没有。


可是,每次昏昏的睡着后,总会梦到她……

她穿着冬天的时候穿得那件黑色的外套……

我使劲的抓,可是胳膊的长度总是比我和她的距离,短那么一点点……

就那么一点点,我却始终达不到……

然后,醒来……


没有回复的短信,连带着,那点去看她的勇气,也没有了。


后来看她的状态,不错,第一名。我知道,那是因为……

所以,她心情好。

还因为……

所以,她发挥的好。


她始终是那么优秀。


这些天,“强哥”充斥着她的状态里,从六一,到电脑,到演讲,等等……

真羡慕他……或者说,羡慕嫉妒都有了,再不久,是不是会有恨呢?


坚持不下去了。

头晕得厉害……写不下去了。

难受……


勇气又没了……不知道还要鼓多久……


还是默默的吧。


寝室里又剩下自己了……

没关系,我习惯了。傲孤漠客本来就是自己一个人,不是吗?

是,一直都是。从来没有例外过。


孤舟独坐五叶帆,遥指空愁爱思寒。百转求缘汝不屑,唯留漠愁越悲山。


谁能看得懂这首……自己写的东西……还算不上诗。


谁能看得懂……从三月份开始到现在,算上这篇,一共写得118篇东西?……还算不上文章。


如果人人都是一出折子戏,把最璀璨的部分留在别人生命里,如果人间失去脂粉的艳丽,还会不会有动情的演绎?

如果人人都是一出折子戏,在剧中尽情释放自己的欢乐悲喜,如果人间失去多彩的面具,是不是也会有人去留恋,去惋惜?


如果真的有来世,我一定选择不再做人。做人太累了。如果可以做植物,我愿意做一颗小草,如果可以做动物,我愿做一只蜜蜂。生命确实可贵,可是我不想让自己的生命太长了。时间长了,经历的事多了,会变得麻木。也许,对我来说,短暂的生命才是适合自己的吧。


我想大声告诉你,你一直在我世界里,太多的过去难割舍,难忘记。太心疼你,才选择不放弃也不勉强,你不要哭,这样不漂亮。


每次想你,心跳依旧会加速,呼吸依旧会不均匀……

闭上眼睛,往事又一幕幕的浮现。我没法骗过自己,我还是想她,看到她我的心依旧会乱,看到她和别的男生在一起,我依旧会心痛,看到她难过的眼神,我还是会伤心。尽管我知道,他们还是朋友,尽管我还知道,我们连朋友都不是。

我从来没停止过努力放弃你,可是从来就没做到过。

爱的刻骨,痛的铭心……

我想大声告诉你,对你的爱深不见底,用力紧紧抓住我们的回忆。屏住呼吸,心跳的频率有一种魔力,它让我们,慢慢的靠近(远离?)。


孤舟独坐五叶帆,遥指空愁爱思寒。百转求缘汝不屑,唯留漠愁越悲山。


我燃烧了翅膀,你却像风一样,那风铃在摇晃,倾听一种悲伤。我燃烧了翅膀,到不了你身旁,尘封已久心伤,回归到信仰。

” 


除非注明,发表在“傲孤漠客”的文章『201006241950 38.4°』版权归傲孤漠客所有。 转载请注明出处为“本文转载于『傲孤漠客』原地址https://www.imoke.org/post/20100624195.html

评论

发表评论   

昵称*

E-mail*(建议输入,以便收到博主回复的提示邮件)

网站

分享:

支付宝

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