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原创·心情随笔 >> 201309032254 感慨 >> 正文

201309032254 感慨

6年前 (2013-09-04)     作者:傲孤漠客     分类:原创·心情随笔     阅读次数:1074     评论(1)    

公告:以下内容涉及到真名真事,如果觉得不应该侵犯您的隐私,请立即与我联系,保证在接到通知的10分钟内删除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。

也可能,没那么惨吧。

像某人说的,至少我成天在家,吃不愁,穿不愁。

不像某人,只身在距离家几百公里外的地方,因为爱情。

不知道该怎么开头,我只能说,现在的心情,真的是糟糕透顶了。

首先是工作。

从1月份回家到现在,除了在那个破小区里干了1个月,赚了720元以外,一直是待业。


公告:以下内容涉及到真名真事,如果觉得不应该侵犯您的隐私,请立即与我联系,保证在接到通知的10分钟内删除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。

也可能,没那么惨吧。

像某人说的,至少我成天在家,吃不愁,穿不愁。

不像某人,只身在距离家几百公里外的地方,因为爱情

不知道该怎么开头,我只能说,现在的心情,真的是糟糕透顶了。

首先是工作。

从1月份回家到现在,除了在那个破小区里干了1个月,赚了720元以外,一直是待业。

我不明白,是自己要求太高,还是真的是“高不成低不就”?

我想找一份能碰电脑,接触网络的工作,

不需要出差,离家不会太远。沈阳的公交车,尤其是早上,真是不敢恭维。

现在想不明白,自己当初在哈尔滨,是怎么坚持的?

早上6点跟考研的一起起床,洗漱,去食堂吃饭。

6点30坐公交车,213到公路大桥,22路到神志病医院。

单程的公交车2.5小时左右。

17点下班,再坐2个多小时公交车回学校。

当初是怎样的一个信念让我坚持的住的……?

现在呢?住在市区,无论到哪,有公交有地铁,去哪一般不会超过1个小时。

稍稍远一点点的工作,我都不想去。

比如说三好街。

老妈没事就跟我说又看到哪哪招聘了,或者问我,你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工作啊?

已经不是1周之前那个告诉我“找工作别着急,碰到合适的再去”了。

微微开始的时候也跟我说,你就不能找个工作先干着,先就业再择业么?

现在,也不催着我找工作了。反而跟我说,我已经开工资了,走啊,给你买点什么去?

看看身边这群人,考研的,没考上的,也都找到工作了。

梁爽,在家里安排下进了大庆油田;

袁笑童,叔叔安排下进了个企业当小兵;

郭金娜,也在事业单位成天闲着无聊;

......

只有汤树刚跟我说的话一直都是一样的,

唯有汤一直劝我别着急,慢慢找。

刚毕业的时候这么说,今天也这么说,还给我发了很多技术性面试的“葵花宝典”,和普通面试的面试技巧。

然后是游戏。

现在的游戏,让我越来越觉得没意思。

成天除了挂机就是挂机,不知道玩什么。

钱,不愿意跑(赚),任务,不愿意做。

以前愿意跟团里的人一起上YY聊聊天,

现在,YY也挂机,关麦,关声音。

不想听,更不想说。

唯一能让我感兴趣一点的,就是一周一次的团战。

最近跟老坑闹了些矛盾。

就在这个我唯一感兴趣的“团战”上。

团实力在逐渐增强,活人也越来越多。

不少来团的人也是奔着团战给经验多才来的。

为了控制团战报名人数,我们一起出台了很多规则。

当初的目的,是为了控制新来的人,和不为团里做贡献(做任务)的人。

然后我就感受到了,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老坑用我定的规矩,要求我。

我在团里一共有6个号,一个大号(有装备),5个小号(做任务)。

按照要求,大号属于打手,可以报团战。

也同样按照要求,小号没有达到可挂机的数值,不予报团战。

上周六,就没给我小号报名。

我怒了。

不是我破例或者要特权。

我能同时控制6个号活动么?!

我大号打就完事了呗,凭什么我小号也要遵守规矩?

发了3天火,老坑退让了。

先是说把可挂机的数值降低,

然后说我做任务,他去给我换材料。

今天还是很愤怒,喊了几句,大午夜就说收我。

舍不得呆了3年或4年的团。

最后说了几句难听的话,我还是选择留下来。

然后,我变得更不爱说话了。现在,对我来说,游戏只有挂机。

只剩下无休止的挂机。

接着是龙,我这辈子,最好的哥们,兄弟。

早就听龙说,他爸让他去上海。

他不想去,一直在拖。

我记得从1月份,我回来开始,他就说要去。

到现在还没走。

8月末,微微回学校的某天,我俩去了一趟三好街。

办完事,他请我吃了一次饭。

期间,他说,拖不下去了。

如果再催,(9月)15号之前肯定走。

一直工作的事让我特别心烦,找不到满意的工作,我想自己做点事。

可是我不想自己一个人干。因为我知道我自己,太容易冲动。

而且一个人的想法有限,

还很难发现自己的错误。

龙一直是我最好的人选,我一直希望,能跟龙一起做点事。

《中国合伙人》,我没看过,但是我知道里面有一句话:

不要跟关系最好的人做生意。

这个问题,我跟龙很久以前就讨论过。

当时我说,这个,就是看心态。

比如说,龙当上了局长,我跟他提出,让他拉我当科长。

假设这个事没办成。

如果你十分信任他,哪怕是他没尽心帮你,你也会觉得,他努力了,可能真的是没办法;

如果你对他有怀疑,就算是成了,你也会想,是不是还能提更高,他没尽全力。

我对他,就是十分信任

比如说当初他帮我买笔记本。我坚信,他在我身上,一分钱也没赚。

比如说前些天买电脑,我也相信,这个价位,是他能帮争取的最低的价位。

买这台电脑的时候,我问龙,你们怎么个赚法?

龙说,要么说给我买,龙赚提成,但是可能贵100左右,要么龙不赚,让店主赚点。

我说,那还是你赚吧。

我宁愿他赚钱。可是结果还是,他给争取到最低。

龙,我们从2003年9月开始认识(初中同班同学),大概04年3月以后开始关系好。

到现在,2013年9月,我们认识了整整10年了。

有过矛盾,有过争吵。

我脾气暴,他脾气好。

他是我大学所有“紧急”的联系人。大学,所有家庭联系方式写的都是他的手机号。

除了我自己,没有人可以联系上我父母。

就是这样的一个人,马上要离开沈阳了。

也许是一年,也许是两年。

也许,会更久。

说到离开,让我心情不好的,还有一个——学哥。

9月3号22点多的时候,本身就因为工作的事烦心。

微微让我帮她做开题报告,我当时一直在心里跟自己说,心烦,不许跟微微吵架

微微今天很乖,非常乖,她今天难受,但是一直跟我柔声柔气的说话。

一点都没有让我想生气。

给她哄睡觉去以后,我给她简单做了一下开题报告。心情不好,也没做多少,就不想做了。

最近自己太烦躁了,做什么事都做不下去,游戏玩不下去,编程学不下去,电脑坐一会就不想碰了,甚至手机游戏都玩一半就不想玩了。

然后想收拾收拾文件,打开了很久以前的回忆。

那是4年前的回忆,一个让我开心,让我难过,让我哭,让我笑的人。

视频里,她穿着白色羽绒服,在玩雪。

视频结束的时候,学哥跟我私聊。

学哥说,马上要来沈阳。我心里挺高兴。

“跟谁来?”“胖子”

“度蜜月来啊?“”度个头,有事。”

“啥事?”——

她说完,原本压抑的心情,更压抑了。

她来办出国手续。去日本,最短1年,最长5年。

我跟她说,说真的,我真是不愿意帮你找个忙。她是我大学为数不多的最好的朋友。

可是我知道,我挡不住。

以前的我,自命清高的觉得,我这个人不好相处,我不需要一般的朋友,我的朋友不多,但是每一个都是我用心交的。

似乎,现在也是吧。

可是随着渐渐不联系,我的朋友真的是越来越少了。

我感觉到孤立无援。

回想成长的这20年里,一个一个的朋友来了又走,从陌生到熟悉,再回到陌生。

我的朋友们,是不是我不主动联系你们,你们就不会想起我?

儿时,闫放,孙思博,

小学,(一个女生,不知道叫什么),崔倩文(同桌),刘子奇,张桐,

初中,龙,夏梦,张蕊(姐),

高中,房瀚园,李枫(疯子),张庚华(小花)

大学,

王专,曲词,邹洋洋,曲冰,陈荣阳,胡晨,杨蓝,丁晓庆,丁余柳,张博

5520和9313的混蛋们(高英磊,汤镇宇(面汤),郑奇,王奇伟,汤树刚,袁笑童(红牛),葛威(骚威),梁爽,吴尚明(师座))李博琳(大脸),

曲万波,王博。

其他,张静(妹),庄蓉(蕾蕾)

三国,苦涩的等待(妹),鲁云鹏(多多),非常牛奶,车尚勇(zxc剑士),时尚坏坏,八哥,三江,红茶,03(03你大爷)

七雄,君王,飞天,大辉,恋夏,

可能还有遗漏的吧,这些是我能想到的,对我有过很多帮助的。每一个人,我都可以想起很多的事。

可是,还会有多少人,告诉或不告诉我,就离开了?

就像很久以前看过的一篇文章,昔日不常联系的好友,忽然有一天想起他,想看看他最近怎么样,却发现“对不起,主人空间只对部分人打开。”或“对不起,您没有访问权限”。

最好的关系,就像铁轨,就算在没有交集,你也知道有那么一个人一直在陪伴着你。

人与人的关系更像是相交线,逐渐走近,然后,渐行渐远。

我不知道,还会有多少人,会渐渐离我而去。

又回到游戏上。

多多——鲁云鹏。

当年我因为用外挂,把所有号都被封了,决心退出三国。

大概1年半以后,多多跟我说,天哥,只要你回来玩,装备我给你弄,等级我带你,只要你回来。

然后又回来玩,一玩又是几年。

陪他卡79大概有1年吧,然后又冲90到现在。游戏截图已经近1000张了。

我们认识了有4年吧,真的是从游戏到现实。

2012年11月,是我们第一次吵架

后来和好再吵,吵完再和,再吵再和。

我脾气急,他脾气也急。

现在,他明确的跟我说,要是见你绝对揍你鼻青脸肿。

然后人依旧在我团。

他是我大学,关系最铁的哥们。

如果没有吵架,对我来说,他可能仅次于龙。

说心里话,真的是吵怕了。

小时候,碰到我哥跟我哥打架,碰到我弟跟我弟打架。

现在的我,勇于承认当初是我的毛病。

可是,现在,我跟对象吵架,跟多多吵架

我却很少承认是我的问题

是我不够成熟,还是怎么样?

也许是吧。

多多是一个题外话,今天的心烦与他无关。

只是想抒发一下。

他曾不止一次的跟我说,天哥,咱俩单干吧。

我以前一直想我 龙 多多干。

我适合掌大局,龙适合给我指明道路和纠正我的错误,多多适合跑外联。

可是现在,龙要走,如果只有我跟多多,就我俩的性格,必然走向分类。

好在他家有实力,能给他安排个稳定工作。

还是让他工作吧,比跟着我强。

乱七八糟的一堆。

写于2013年9月4日 01:33:10

完。

除非注明,发表在“傲孤漠客”的文章『201309032254 感慨』版权归傲孤漠客所有。 转载请注明出处为“本文转载于『傲孤漠客』原地址https://www.imoke.org/post/201309032254.html

评论

发表评论   

昵称*

E-mail*(建议输入,以便收到博主回复的提示邮件)

网站

分享:

支付宝

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