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原创·Love You >> 201512162007 便签:压抑的今天 >> 正文

201512162007 便签:压抑的今天

5年前 (2015-12-16)     作者:iMoke     分类:原创·Love You     阅读次数:922     评论(0)    

我想过今天会很糟,但是没有想到比我想的更糟。

早上,坐公交车的时候,我就想,今天绝对不能听以前那些悲伤的歌了,得来点积极的,看个王自健的脱口秀吧,以前如果某天早上是听着王自健的脱口秀去上班的话,至少到单位的时候心情是好的,嗯,就这么做。


我想过今天会很糟,但是没有想到比我想的更糟。

早上,坐公交车的时候,我就想,今天绝对不能听以前那些悲伤的歌了,得来点积极的,看个王自健的脱口秀吧,以前如果某天早上是听着王自健的脱口秀去上班的话,至少到单位的时候心情是好的,嗯,就这么做。

可惜,今天真的是个例外。昨天想的好好的,今天要找个机会去给她换内存条,顺便把她的电话给她换个。可是,到了单位就一点胆量都没有了。从进了办公室开始,心情就一直不好,我不知道为什么。上午慕哥就看出来了,问我今天状态似乎不好啊,我说嗯,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。

一天,李志红一直在给我找麻烦。前天给她换的新电脑,换的时候可开心了,今天跟我说这也不好使那也不好使,居然还给我来了一句“还没有我原来的那个好呢。”我当时就想骂她,到嘴边的话硬是让我咽下去了。实话实说,我没有好好给她解决,她出现的问题是浏览器访问淘宝时,浏览器提示淘宝网站证书不对,这本是浏览器的一个安全功能。你不是提示么,我直接把安全功能关掉了,这样就不提示了。

写到这的时候,我脑子里忽然想起来一句话。小时候老师总会批评我们写作文是记豆腐帐,没有重点,似乎我写的所有随笔都是这个问题。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?我就是想全记下来,我又不想让谁看你管我呢,跟你有毛关系?

慕哥今天早上帮忙,我记得人事的名单上写的是今天应该是实习生,可是快下班事,我装着不知道的随口问了一句今天早上是谁,慕哥用含糊的话告诉我,刘于

我终于找到自己郁闷一天的原因了。这也算是一种预感吧。

客房部那个汤文员,打电话跟催命一样,她就觉得她有空的时候我也得有空,她让我做卡,我就得屁颠屁颠的去前台。今天让我撅了,当时我在办公室里,跟慕哥在很压抑的气氛中度过了半个小时。

客房部汤文员,先是找我做卡,我去了,给我10个标签,让我做新卡,我说做不了,她一脸不高兴的甩头就走。这特么就是惯的。大概过了20分钟,她找人把旧卡还我,给了5张,我就给她重新补磁5张,也没有做新卡。在前台做卡的时候,我看到刘于在大堂练习唱诗班排练。远远的,我就那么看着她,她看着她手中的英文诗词,一点都没有注意我。

在前台的时候,我嘴欠,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。这也是导致原本应该16:00下班的慕哥回到办公室,跟我进行了半个小时特别尴尬,特别压抑的谈话。

虽然我知道是因为我嘴欠的原因,但是我还是决定,把前台的那个人拉黑。

写到这里,手上的痛感依然明显,可是我还是想打点什么作为发泄。可是我不能,我现在身边只有玻璃,很大很大的玻璃。我在华莱士,我不想回家,我需要调整自己的情绪。两只手已经肿了,是慕哥走后,我在办公室打保险箱打的。

慕哥跟我谈话后,告诉我别瞎想,走了。我在办公室里静坐了10分钟,心里越来越压抑,办公室里没有什么可以发泄的东西,可是我还是想打点什么。一圈,把新电脑的空纸壳箱子打了,不过瘾,没有感觉,我心里很难过,我趴在里屋的门上,想缓和心情,可是冷静不下来,手边是四格文件柜,纯铁的,来了4拳。好在我是个废物,手没劲,胳膊没劲,打了4拳,只出了一个很浅的坑,不仔细看应该看不出来吧,却给手打很疼。我还想打,可是手已经没有力气握紧了。

然后,我跑到机房里静静地坐着。我想哭,我真的想哭,想把我这几个月的压抑都释放出来。我不想憋着,憋着对身体不好,可是我不知道谁愿意听我倾诉,我也不知道我会信任谁。我就这么静静地坐着,多希望这时候有个人,最好是刘于,能进来,看到我这个样子,然后问问我,你怎么了。

算了吧,还是别是她了。让她看到我这个样子,太丢人了。

坐着,电话响了。心中骂他千万遍却依然不情愿的拿起电话,Hello,IT.是慕哥,他问我手机怎么了,打不通。我说没看手机,去办公室一看,手机关机了,应该是没电了吧他跟我说,让我别瞎想,坚持最后两个月,我说嗯。

我做了个决定。

我给张博打电话,问她周末在哪。她跟我说了一堆没用的,当听我说完,她很开心,跟我约定周日中午请我吃饭。

电话刚断,丁余柳给我打电话,说我不够意思。我笑着说,你这消息也太灵通了吧?她说能不灵通么,她跟张博在一块呢。我说的呢!跟我扯淡半天,也没说到底要不要跟张博一起跟我吃饭,只说尽量。玩笑虽然说你要是不来,咱这关系也就看出来怎么回事了,但是我知道,大家都有工作。

还是跟我的孩子们聊天不用拘谨啊,跟她们打完电话,心情好了一些。

走出单位,我走了很平时相反的方向。希望能遇到刘于,又害怕被她看到我现在的样子。买了盒.8中南海,给多多打了个电话,让他给我定两天旅馆。虽然说多多这人没啥信誉,借钱总是很少能按时还,但是要是有朋友去找他,他招待人真是绝对够意思。说真的,能认识你,是我的荣幸。虽然你是个傻逼。

点上一支烟,抽的直咳嗽,也没有我想要的那种心境。抽了一支就不抽了,我在想哈尔滨还有谁。

没错,我需要减压,我需要缓解我决定去哈尔滨。

伟伟,王奇伟!两年没联系了吧,照着电话里最近的那个电话号码拨过去,还忐忑着是不是伟伟。电话接通了,电话一接起,对方一说话,没错,这河南味不是我亲爱的伟伟还能是谁。我问他周末有没有空,告诉他我要去哈尔滨。我问他老曲怎么样,还忙不忙。我真心想老曲,虽然大学几年都没什么接触,但是就我毕业那一件事,我就永远会记住老曲,如果曲老师有空,我定要请老曲吃饭。

两天时间太短,现在看来已经基本定出去了,可是我还有想见的人,freecat的(于薇),原谅我连她的名字都没想起来,还是看微信才想起来的。但是我始终记得她,也是因为我毕业的那件事。谁真的关心你,只有你遇到困难时才能真的看出来。至少现在我还没联系她,我怕联系完却没时间去找她。

回家的路上,我真心想找刘于表白。这一路上一直在想她,可是我怕,我怕被拒绝,我更怕以后就没机会了。我喜欢她,真的很认真很认真的喜欢了她至少半年,我真的怕没有机会,害怕被她拒绝,更害怕她选择了一个没有我这么喜欢她,对她不好的人。可是,我什么时候才能跟你表白呢?原本担心12月23号会不好意思见你,可是现在知道了我那天真的见不到你,却更难过。

计划基本定了,一嘴烟味,这样肯定是没法回家。给老妈发了个短信,告诉她我晚点回家,然后自己跑到华莱士,写下这篇随笔

2015.12.16 20:03

除非注明,发表在“傲孤漠客”的文章『201512162007 便签:压抑的今天』版权归iMoke所有。 转载请注明出处为“本文转载于『傲孤漠客』原地址https://www.imoke.org/post/20151216367.html

评论

发表评论   

昵称*

E-mail*(建议输入,以便收到博主回复的提示邮件)

网站

分享:

支付宝

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