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> 转载·乱七八糟 >> 话剧《父子》 >> 正文

话剧《父子》

8年前 (2011-03-27)     作者:傲孤漠客     分类:转载·乱七八糟     阅读次数:938     评论(0)    

 人物 教授——退休在家,身患重病

阿洋——逃犯,教授小儿子

阿海——连长,教授大儿子

保姆——18岁,一直照顾教授

[幕启。

[教授躺在小床上,保姆扶教授起来喝药。又为教授整理被子,收拾完东西,保姆就下场。

[教授在床上辗转反复。

教授:(迷迷糊糊地)阿洋……阿洋……洋……别——别——(惊醒)阿洋!!!

[教授吓出一身冷汗,坐了起来。保姆推门进。


 人物 教授——退休在家,身患重病

阿洋——逃犯,教授小儿子

阿海——连长,教授大儿子

保姆——18岁,一直照顾教授

[幕启。

[教授躺在小床上,保姆扶教授起来喝药。又为教授整理被子,收拾完东西,保姆就下场。

[教授在床上辗转反复。

教授:(迷迷糊糊地)阿洋……阿洋……洋……别——别——(惊醒)阿洋!!!

[教授吓出一身冷汗,坐了起来。保姆推门进。

保姆:李教授,又做噩梦了吧?

教授:(点点头)小玲,扶我下去走走吧!

保姆:这么大的雨……(看看窗外)

教授:唉!(看窗外)今天几号了,小玲?

保姆:24,今天是4月24号……李教授,你躺着,我去买菜去。

教授:行,去吧!我能照顾自己。

[保姆拿着雨伞下。

[教授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破旧的皮夹翻开,里面有一张照片,教授从床头拿起老花镜架在鼻梁上,对着照片看了又看,舍不得放下。

教授:唉!淑梅啊,我也是没几日的人了,我们就快见面了!可……可我现在根本没脸见你啊!我没有把你的嘱托放心上,我……我没有照顾好阿洋啊……

[教授抬起头想了想,,忽然他的病发作了,揪心的疼。他迟缓的拉开抽屉,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瓶,把瓶中药丸倒了一粒在手心,犹豫了一下,吞了进去。一会,病缓和了一些,教授把照片收好,躺了下去。

[阿洋偷偷摸摸地上台。东张西望地进了房间门。他的衣服被雨淋湿了。虽然是白天,但是下雨,屋子里显得很昏暗。阿洋摸索到教授的床边上去。

阿洋:(轻声)爸……爸……

[教授在迷糊中胡乱地应了声。

阿洋:爸!(见没有动静,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来)哼!老头子,想害死我,反正都是死,我就让你先走……

教授:(忽然睁开眼睛)阿洋?!

[阿洋一惊,匕首落在地上。

教授:阿洋……我……(看见地上的匕首)你……你拿刀做什么啊?

阿洋:(拣起匕首,狠狠地)我来要你的命!

教授:(先一愣,复又平静下来)也好!我去见淑梅,把这一切的罪过先向她忏悔了。下月10号你行刑后,我和她一块来接你!

阿洋:说什么鬼话啊?别老提我妈啊,死了都快10年的人了!我今天……

教授:来吧!(把脖子亮出来,伸了过去)我准备好了!

[阿洋愣住了。

[保姆推门进来,很慌张。开了灯。

保姆:李教授,刚刚我在小卖部看新闻说,李洋逃出来了。李洋……(看见阿洋)啊——(尖叫着转身要跑。)

[阿洋一把拉住保姆的胳膊,把她拖了回来。

阿洋:给我老实点!蹲那边去!

[保姆慢慢地走到一个墙角,蹲下。

阿洋:很好!听着,我是来取老头子的命的,他欠我的,与你无关。如果你再叫,我就连你一块……

教授:(醒悟)阿洋!你……我……我不是在做梦?……

阿洋:(笑)我说呢!死老头子还以为是做梦呢!

教授:阿洋,你……你怎么出来了?

保姆:今天早上,他把自己的手划破了,上医院上药,乘看守的不注意,偷跑了。刚刚……

阿洋:闭嘴!这是老天爷给我的这个机会,让我来取你的性命的!(举起匕首)

保姆:(尖叫)啊——

[阿洋转身瞪着小保姆,小保姆马上闭嘴了。可转过来一举刀,小保姆又尖叫起来。连续反复几次,阿洋直接拿刀对着小保姆,小保姆刚张开嘴还来不及合上,吓得慢慢缩到墙角。

教授:李洋,你个畜生!让小玲走,有什么事就冲我一个人来。让她走!

保姆:李教授……

教授:还什么教授啊,教了一辈子的书,却教不好自己的儿子!阿洋,人都说“无仇不成父子”,有什么要算的帐今天我们就好好算个明白,你放小玲走吧!

阿洋:算帐是要算个明白,但是不能放她走!不过,我保证不伤害她就是了。

[阿洋慢慢向教授走来。

阿洋:你是我老子!我先给你跪下!(跪下,磕三个头)这三个响头是我还你的养育之恩。……

教授:阿洋……(手在战抖)

阿洋:我们父子之情从此两清了!三个月前,要不是你,我不会被那些警察抓住,他们甚至抓了我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抓我。呵呵……都是你!我现在是什么?死刑犯!还有几天就被枪毙的死刑犯啊!

教授:阿洋,你怎么还不知悔改啊?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?

阿洋:知道,我还知道自己傻,挣来的钱都想着给你治病了!自己一分没花。还被你送进监狱。

教授:我不要你的钱!阿洋,我要你堂堂正正的做人!!!

阿洋:难道我是鬼吗?

教授:(病又要发作了)你就不能向阿海那样……

阿洋:阿海?阿海!从小到大你就知道阿海!他是你的骄傲,永远是你的骄傲!而我是你的累赘!从小到大你对我就不满意。成绩不如阿海,工作不如阿海,阿海参军了,阿海当连长了……哼!可现在我挣钱比阿海多,你却要我死……

教授:我没有想要你死,你和阿海都是我的儿子啊!如果可以的话,我宁愿替你去行刑!那天打电话通知警察的时候,你知道我有多痛心吗?你妈妈临终前千叮咛万嘱咐,一定要我好好照顾你,……我知道,我没有尽到一个父亲应尽的职责。……我没有照顾好你!可是,你怎么会去贩卖毒品啊……

阿洋:少废话!为了不让白发人送黑发人,我只有先请你上路了!

[阿洋说着拿着匕首慢慢逼近教授。

[门被推开了,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保姆已经悄悄的跑出去了。她和一个军人模样的青年人站在门口。

阿海:把刀放下!

教授:阿海,你怎么回来了?

阿海:爸,你没事吧?(回头对阿洋)把刀放下!阿洋,有什么话,我们好好说!你看看窗外,警察已经包围了这里。

阿洋:怕什么?反正我都是死!难道还能让我死几次啊?

阿海:爸已经是肺癌晚期了,你就别再折磨他了,让他多活几日吧!

教授:阿海,让他杀了我吧!我对不起他!再过两个礼拜就是他的行刑期,我什么也帮不了,与其看着自己的儿子先我一步,还不如让他痛快地杀了我呢!

阿海:爸,你这是什么话?

教授:阿海,我这病已经拖了快5年了,你的积蓄全都用在给我治病上了。都36的人了,还没有讨到媳妇,我也不能再拖累你了。我想好了,我死后,政府会发一些抚恤金,钱不多,你把我和阿洋安葬后,剩下的你留着安家用。阿洋也没有媳妇,这房子你就做新房,刷刷墙,买点新家具还是挺好的。

阿海:爸——

[教授慢慢地拉开抽屉,拿出一瓶兰色的药瓶。

教授:阿洋,我对不起你!我没有教育好你,是我的责任!现在我终于有勇气要承担起这个责任了。小玲,帮我倒杯水,我要吃点药!

[保姆倒水递给教授。

教授:谢谢!

[教授打开瓶盖,倒出一把药来,胡乱地塞在嘴里,喂了口水。药瓶滑落在地。

[教授的病不但没有减轻,反而更重。

阿海:(发现不对劲)爸——(冲到床前)爸——

[保姆拣起药瓶看,惊慌失色。

保姆:教授他……他吃的是安眠药!!!

[阿洋愣住了。

阿海:爸——你怎么这么傻啊!爸——

保姆:教授……

[阿洋默默地跪了下来。

阿海:(转身看阿洋)你滚!你还有什么脸跪在这里?(打阿洋)你这混蛋!畜生!!!

[阿洋默默地受着,没有做声。

[保姆将阿海拉开。

阿海:爸为了你倾尽了全部的家财,想保你的性命!甚至厚着老脸去求他的学生给你判个死缓也好。我给他治病的钱,他舍不得用一分,都去给你疏通关系去了。(拿出一张纸)这本来是明天就要拿给你的。死缓三年的判决书。你留着自己想想吧。现在谁也帮不了你了!

阿洋:(终于憋出来了)爸——爸——我错了——  

剧终

除非注明,发表在“傲孤漠客”的文章『话剧《父子》』版权归傲孤漠客所有。 转载请注明出处为“本文转载于『傲孤漠客』原地址https://www.imoke.org/post/258.html

评论

发表评论   

昵称*

E-mail*(建议输入,以便收到博主回复的提示邮件)

网站

分享:

支付宝

微信